我就這樣愛上跑步

陳英謙

我小時後很胖,國小時玩伴都叫我「大胖」,弟弟則是「小胖」,我六年級時候,也是胖子的爸爸聽到「早安晨跑」時髦名詞,每天早上就拉我和弟弟去晨跑,那時我都裝睡,不幸被叫起來只好不甘願去跑操場兩圈(800公尺),這是我的極限了。

國一時全校運動會到了,從100公尺到800公尺,還有田賽每個項目都報了兩個人,惟獨距離最長的1500公尺全班只有一人敢跑,盡責的體育股長認為班長(就是我)應該犧牲,把我的名字填下去報完名才告訴我。

運動會前練了一個月,那年跑了六分多鐘,沒有名。運動會後,就變成每天早上我去叫爸爸,然後一起去晨跑。那時學校的田徑隊對我而言是遙不可及,我不敢去問他們問題,只知道傻傻地跑,以為只要能跑3000公尺就不怕1500公尺了,每天去跑操場八圈。

到了國三運動會,我跑5分14秒,拿到金牌。我從小跑不快、跳不遠,體育成績永遠是七十幾分,田徑選手都是那麼厲害高高在上,我實在不敢相信,金牌是可以練出來的。就繼續跑下去了。自此以後,每天早上鬧鐘叫醒我,然後父子一起到操場晨跑,即使高中聯考前也沒間斷。

上了高中後,跑得更勤快,又逢世界盃足球賽,足球熱潮吹進高中校園,每個星期六下午一點多,男生都不約而同跑到足球場,然後就廝殺到天黑看不見球才回家,每個星期就在這麼玩球下體力進步不少。高二運動會把高懸十餘年的校運一千五百公尺紀錄破了,又毛遂自薦請體育老師幫我報名高雄市中等學校運動會高男組一萬公尺比賽,把老師嚇了一跳,因為國光中學創校以來還沒有人跑過一萬公尺,幸運地拿了第一名。

上了大學到台北我自動跑去加入田徑隊。當時台大田徑隊長跑實力堅強,我苦追著學長們的背影還追不到,有點灰心,又迷上了騎單車到處去爬山看風景,練習較少,長跑成績有些退步。一直等到學長一個接著一個畢業,我心情也沒有剛到台北時那麼浮躁,才開始比較認真練習。田徑隊實在不錯,有兩位專任教練與眾多一起練習的隊友,長跑就是比誰肯下工夫,我拿了兩次大專運動會大男乙組馬拉松金牌,也四次代表高雄市參加台灣區運動會或全國運動會。後來繼續讀研究所,研究生時間比較零碎,常常因為實驗延誤和隊友約定練跑臨時取消。話雖如此,整天待在研究室有點悶,因此我都盡量找時間練跑,也格外珍惜能在操場、在郊外跑步的時光。

現在我年過十歲,應該是體力要走下坡了,接下來應該調整心態,為興趣與健康而跑了,有幸加入永和慢跑俱樂部,除了路跑賽大家轉戰全台各地外,有時可相約好友到郊外跑步,或者吃飯、爬山等,真是覺得跑步是健康、不花錢的運動。

回想開始進入跑步過程,要是在國中時我沒有被陷害,我現在應該不會跑步,也不會認識大家,說不定現在朋友還是叫我「大胖」…….,我從開始為了減肥而跑、接下來為成績而跑,最後應該是為健康而跑了。雖然目標不斷變動,但是我覺得跑步一直都是很好的運動,總之,我會繼續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