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者廣場 首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長跑相關討論與資訊 > 比賽感想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RSS Feed: 大副盃關子嶺馬拉松
  常見問題集 常見問題集  搜尋論壇   行事曆   註冊 註冊  登入 登入

大副盃關子嶺馬拉松

 發表回應 發表回應
作者
訊息
湯明輝 由上至下檢視
Senior Member
Senior Member


註冊日期: 2003-07-08
位置: 中華民國 台灣
線上狀態: 離線
文章數: 725
文章選項 文章選項   引述 湯明輝 引述  發表回應回覆 直接連接到這篇文章 主題: 大副盃關子嶺馬拉松
    發表於: 2019-01-14 at 3:08pm
關子嶺馬拉松頑走記
    感謝「大副的店」去年到我家鄉三義(鯉魚潭村)舉辦馬拉松,今年雖移師白河的關子嶺,我還是要報名參加這種時間長、沿途景緻優美的優質賽事。
    1/13清晨5時30分走出據說已有百年歷史的關子嶺大旅社,摸黑走進175道路的崎嶇爬坡道,此時雖略感清冷,短短500公尺的路程卻讓穿著短褲的我滿頭大汗。嶺頂公園重金屬樂聲大作,跑友在七彩霓虹中扭動身軀,雖然有點詭異,卻也顯現跑者之熱情,大家都不遠千里而來,想在175咖啡公路上跑得過癮、跑得歡欣!
    6時整鳴笛起跑,我緊跟在大夥後方,不希望一起跑就孤單地走在昏暗的山上,還好前面2公里是緩上坡路段,大家的腳程都不會太快。來到172乙與175交叉口的第一個補給站,大夥進站補給,我則利用他們吃吃喝喝時間多趕一些路,悄悄地左轉直接往南寮柑橘園區的下坡路段快速走去。突然身旁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阿德教練慢跑過來,他說想跟著我練習快走,因為下周他要參加鎮西堡100K,免不了要走一段上坡路,要是能學到我的快走要領,一定能夠突破自己成績,就這樣他陪著我直到東山休息站。
    兩年前一位朋友送我一本褚士瑩寫的「在西拉雅呼喊全世界」,我詳細拜讀多次,發現作者所寫的西拉雅範圍大多在175線道,也就是今天的賽道。西拉雅應該就是指西拉雅族活動範圍,然而西拉雅族除了有蕭壠社、麻豆社、目加溜灣社與新港社之外,還有其他如大目降社等分散各地的許多小社,有些還移居到花東一帶,甚至可以說他們的活動範圍遍及南台灣。或許就是因為西拉雅族的活動範圍太寬廣,作者才把他的寫作題材侷限在175線道上。
    今晨的天氣很詭異,天氣灰濛濛地,來到一處大轉彎,山谷裡白霧冉冉上升,不一會兒瀰漫整個山腰,只剩下墨綠的山頭漂浮在白雲間,雖然沒有波濤洶湧白浪滔天的萬馬奔騰之勢,卻也是行雲流水而充滿靈動之美,引得大夥競折腰,駐足觀賞拍照。
    繼續往前走,來到10公里處,出現「在西拉雅呼喊全世界」裡的「大鋤花間」,據說這裡的咖啡很有名,作者在這裡強調的是主人以有機方式拿著鋤頭在花間栽種咖啡的精神。其實這一帶除了咖啡著稱之外,整條175道路周圍還有龍眼桂花與柑橘。龍眼的產品包括龍眼乾與龍眼花茶。龍眼乾標榜以龍眼樹當柴火烘培龍眼,可我每看到這種製作的龍眼乾就會想起曹植的七步詩「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兄弟鬩牆相煎太急的人間悲劇。龍眼花茶則是以花蜜尚未被蜜蜂採走前的新開雄蕊經採擷、栓篩,再倒進滾燙的冰糖裡連續翻炒40分鐘,變成又鬆又乾的冰糖包覆的龍眼花茶,我沒嘗過這種細緻工法製成的花茶,因而不知它的滋味如何!
    邊走邊想,陸續通過檳榔樹林立的檳榔宅、孚佑宮,來到一家咖啡生態園前面,這裡有個私補站,設在道路東側,正想跨過馬路享受私補樂趣,突然坡頂出現令人討厭的超跑挾著轟隆隆的高分貝音量一輛接著一輛快速衝過來,每車距離不到10公尺,我除了從心理喊出「可恨的二世祖」之外,也只能盡量往圍牆邊站,在保障有錢人的現今社會裡,被這群野獸撞了說不定還會被法院判賠超跑的修車費!
    躲過擾人的超跑群,我繼續往前走,回程的跑友逐漸增多,越往前走,為我豎起大拇指稱讚的跑友也越多,我喜歡這種感覺,雖然我的速度很慢,但在這些快腳朋友的眼裡,我是堅持不懈的斗笠翁,這也是我持續參加馬拉松的原因。就像前面跑來「馬場怪老子」阿禧哥那樣,只不過他的速度比我快了許多,馬場出現頻率也比我多很多!
    來到東山休息站,這裡設有休息站供應熱食,可是休息站的廣場上出現一群準備出發而發動馬達的重機,轟隆隆的馬達聲加上排煙管排出的混濁空氣讓我受不了,我只拿了幾瓣橘子與小番茄匆匆上路,阿德教練早已不知去向。這是通往東山區的道路,距離折返點還有一公里,我照著自己節奏逐漸加快腳步往前走,終於來到折返點,踩過感應墊,我回頭了。
    回到東山休息站,這回安靜多了,我給小水瓶裝滿水,再拿幾瓣橘子與兩節香蕉繼續上路。早上的霧氣已消失,陽光露臉了,雖然曬不到陽光的地方還有些涼意,這真是適合慢跑的日子,難怪整條175道路上見不到跑友,因為他們的速度都好快。我孤獨地走在浪漫的175道路上,引吭高唱「嶺頂春風吹微微,滿山花開正當時,蝴蝶多情飛相隨,阿娘呀對阮有情意,啊!正好春遊碧雲寺。…」台南柳營出生的吳晉淮先生,早年赴日習醫,後棄醫進入歌謠學院學習音樂,曾以「矢口晉」為藝名在日本演唱,民國46年返台到關子嶺遊玩而寫下這首膾炙人口的「關子嶺之戀」。內人喜歡台語歌,在她多年的薰陶下,我也喜歡唱吳先生的「暗淡的月」、「五月花」、「恰想也是你一人」,只是我的台語不標準。
    昨晚入住旅社時,內人說要泡溫泉,打開水龍頭一看,混濁如墨汁般的熱水從水龍頭汩汩流出,再往浴缸一坐,池底沉澱著一層軟綿細密的黑泥,內人說那是火山泥,我很掙扎要不要泡,可是沒有其他「乾淨的熱水」可以沖澡,只好硬著頭皮往池裡坐。沒錯,關子嶺的溫泉屬泥質溫泉,因為溫泉流經泥質岩層而帶著泥漿微粒、各種礦物質與鹽類,日本據台時即在1902年在這裡設置溫泉療養基地,專門招待高官及其眷屬而有「特湯」之稱,昨晚寄宿的關子嶺大旅社門口就是當年公共浴池之遺址。
    走回崁頂福安宮,往左邊山頂上望去,那幾座紅白相間的鐵塔下有座像廟宇的建築,那就是關子嶺著名的水火同源,往山下走去,枕頭山下就是關子嶺之戀裡與「阿娘呀」同遊的「碧雲寺」。碧雲寺有悠久的歷史,康熙40年(1704)開山祖師釋應祥自福建泉州府開元寺奉請觀音佛像一尊來台,從竹仔港(高雄永安)上岸,寄居於阿公店,後覓得白河仙草鋪枕頭山南麓半山腰一處「半壁吊燈火」之靈穴靈修,此即碧雲寺之前身。道光12年(1823)張丙民變,碧雲寺慘遭火焚,觀音聖像一度避難於番社。甲午之戰後,當地居民在林添丁、黃玉麟之號召下起兵據碧雲寺抗日,寡不敵眾,寺廟也遭日軍火焚而成荒地。
    走過南寮椪柑園,接下來又是長長的爬坡道,我放緩腳步,一方面調節呼息,另一方面也藉以降低右膝蓋的壓力。元旦參加家鄉的火炎山自助馬,火炎山上的礫石道路傷到了我的右膝,至今有點刺痛也有點酸麻,就利用這段上坡路的緩步來舒緩壓力吧!
    12時30分許爬上了坡頂,還有兩公里的下坡道路,應該可以在6小時50分內完賽,我這樣自我期許。右腳的痠麻已消失,我邁開雙腳疾馳,雖然到關子嶺的小汽車頗多,開車的朋友們也都能自制,讓我愉快舒適地走在大馬路上。最後一公里的立牌出現,我撥個電話給內人,繼續加快腳步,同時也陸續趕上一些跑友。嶺頂公園出現了,我終於以6小時47分走完這場關子嶺馬拉松,這是我的第111場頑走馬,這一切都要謝謝主辦單位與服務朋友的協助。
【後記:內人右眼開白內障而無法開車,這次我們搭高鐵到嘉義再轉搭嘉義客運7211與7214到關子嶺,回程也該如此,特別感謝台電跑友吳振蓉先生從嶺頂公園把我們送到嘉義高鐵站,讓我們比預期早了3小時回到家,特於此向吳兄致謝忱。】
回到最上面
tgchen 由上至下檢視
Senior Member
Senior Member
圖像

註冊日期: 2002-08-06
位置: 中華民國 台灣
線上狀態: 離線
文章數: 936
文章選項 文章選項   引述 tgchen 引述  發表回應回覆 直接連接到這篇文章 發表於: 2019-01-29 at 10:03am
談古說今內容豐富,感謝分享。因為參加中午喜宴,這一場無法參賽,非常可惜!

回到最上面
 發表回應 發表回應

討論區選單 討論區權限 由上至下檢視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9.73
Copyright ©2001-2011 Web Wiz

頁面執行時間為 0.25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