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梅花湖三鐵

民間公證人陳永星

近在宜蘭,交通成本甚低,本來就有強烈意願參加,承蒙樹哥邀集組團,爭取八折報名費的機會,樂意參與。無傷無病,順利成行。既有選手之夜,自不願放棄權利,於星期六下午四時許駕車前往,一部汽車兩部單車兩個人,雖然事先研讀過地圖,但沒有詳盡的紀錄,在順利下了羅東交流道後,仍然闖進了車流極大的市區,因此耽擱了一些時間,還途經全無概念的丸山,向派出所員警問明了去向後,依指示順利前往會場。

路上遇樹哥,告以可至報到處向長和兄領取物品,很幸運在路邊得以停車,前往領取物品。旋與樹哥將尚未分發之物品搬至車上,領隊真的辛苦了,一隊約三十人的物品,清點搬運總得花不少時間力氣。會場有在詢問要不要餐券者,自係有人因事無法參加,有人是只送不賣,有人卻要一張售200元,也比主辦單位的350元也便宜許多。

舞台上已有人正在演出歌舞,篷內也有不少人入座,和樹哥、茱莉姊伉儷、小桂子一起找到空桌,估計要大人(○○長)到場才會上菜,耐心等候,還好各桌均有冷飲三盒,足供解渴。舞台上持續又唱又跳,氣氛當然熱烈,但喇叭聲頗響,若要談話,就要高聲嘶吼,略有不便。微小姐和一位帥哥也來同桌,在上菜後,又加入三位年輕人,看來是工作人員,因此和另外七人無何互動。我們的話題在於鐵人運動之種種,節目持續進行中,由於略有距離,並因帳篷影響視線,因此未曾專注觀看,僅曾略瞄一下,其中有頒獎典禮、有摸彩、有小學生之原住民音樂舞蹈表演、有獨輪車表演等。本桌年輕人有獲得一頂單車安全帽者,算是幸運兒。

菜色頗佳,看來若在台北的小餐廳,類似質量之飲食,一桌可能要價5千至6千元,若在五星級飯店,則恐要上萬元,有魚有蝦有蟹有雞,本來以為無何澱粉類,鐵人可能難以飽食,後來才知量亦頗足。在不少人已離席後,卻又上甜湯與水果,這時已飽,仍然努力喝了不少甜湯,不過還剩下許多,均被混入廚餘處理了,令人心痛。

散席後,送小桂子上三清宮,問了兩個人才確定要繞遠路,後來方知雖有近路,但限於單車與行人使用,汽機車禁止進入。在往三清宮的路上,追過兩部單車。在離廟頗近的地方停了車,先行進去問,門口警衛稱在內殿,仍問了好幾人,才找到經辦人,小桂子繳了150元,問明了房號床位,遂往香房去。三清宮為『道教總廟』,果然香火鼎盛,進香團甚眾。房內為兩層通舖,不分男女,每人的空間均屬有限。翌日詢問,果然不好安眠,人多自不免有鼾聲動天之人,亦不免有半夜要起身如廁之人,亦有翻來覆去之人。我雖備有睡袋,但未見有何適宜露宿之處,又不想白花油將車子開來開去,於是勉強在車上睡一覺。若關門關窗則過於悶熱,若開門開窗則蚊蟲為虐,誠為兩難,若記得帶帳篷或可安穩的睡一覺。半夜也曾醒來幾回,第二天在誦經聲中醒來,也可算是被吵醒的。

天色仍暗,起身逛逛,走了一小段步道。如廁後,天色已明,陸續有香客出門,多為中年以上之婦女。或於0630許小桂子也出來了,即駕車到會場,有空曠的停車場,無停車困難。這時會場已然很熱鬧,將單車組起來,借用陌生人的打氣筒充足了輪胎的氣。旋即帶著應用物品,騎著單車前往轉換區放置。上午未進飲食,若要硬撐,輕則影響成績延誤前程,重則不堪想像,自然要去設法找一些飲食,前一天忘了在路上找商家買個麵包或土司之類,這時悔之莫及,還好商店好幾家,又被安排在九時才下水,自然可從容飲食,無包子饅頭,後來花50元買了兩個蔥油餅,已足充飢,吃了過半,泳畢後在轉換單車前還咬了一大口,剩下的回台北於1600許才吃光。

見轉換區進進出出,原來還要前往接受檢錄,其程序包括在手臂上及大腿上書寫號碼,再於號碼布上作個記號,檢錄完即將號碼布放回轉換區。約近八時,前後左右尚得見有單車仍未就位者,此時尚未到達,幾乎無可能出席了,不管報名費多貴,總有人因事因傷因病不克出場,自屬遺憾。遙望水上已有泳者,自係開始下水,轉換區工作人員在執行清場,乖乖前往湖畔,找個機會踏入湖水中,還趴下去體驗一下水溫,十分溫暖。一批批下水,已可見到許多鐵人或快或慢游著,約0820許,頂尖的選手就陸續上岸,快步奔過紅地毯,旁觀者給予熱烈掌聲與加油,賽事號稱亞洲盃,自有些國外頂尖好手來台參加,後來由媒體得知國內最佳成績總排行掉到第四。

陽光熱烈,苦候甚久,覺得梯次的安排或有失當,前後應不致需要長達1小時6分許,應可比照洄瀾三鐵在三十分鐘內就分批陸續下水。終於可以輪到,在岸上等待,鳴槍後前方跳入水中奮力向前泳去,沒注意後方到底有幾人,就走入水中,趴下去開始踢水、划水,距離上次洄瀾下水不過四個月許,並不算長。看水質,顯較花蓮鯉魚潭為遜色。自不可免的肢體的碰觸,我踢你、你踢我、我打你、你打我,無次無之。若要避開,原非難事,就離水道線遠些,被踢被打的可能性當然降低,卻可能要游更遠些,花更多力氣與時間,因離線過遠則要保持方向更為不易。由於規劃為V字形水道,其實在外側,若能維持直線前進,理論上所游距離更近,難在如何直線前進。

即使靠在水道線邊游,也絕非直線前進,由岸上就可看到線是無可避免的一些扭曲狀態。剛開始還算順暢,在幾次肢體碰觸後,竟然嗆了水,雖然咳了幾聲,也有些水進口,卻很快就回復正常前進,和歷次下水,速度可能相近,相信也會在50分鐘內上岸。一路上喝了好幾口水,不鹹不甜,多數仍然吐出,亦不免有下肚者,諒亦無礙。不由的靠近水道線,這應該是鐵人最密集的地區,有時覺得因此成為路障,也是無奈。賣力游著,雖然也不免略耽心後繼無力,距離比想像中更為遙遠,再慢也會到達,只要不斷划動著,也可以向右轉,工作人員拿著魚雷浮標指示,還不斷吹哨音與呼喊著轉彎,也許有極少數人過於認真,忘了轉彎。

遠處的短邊,雖距岸上較遠,並無較低水溫,此與鯉魚潭感受有別,再轉個彎就往岸上游去,前後左右,時多時少,速度快者會不斷超人,速度慢如我者恐怕很難得超越他人,若得見左右,泳帽顏色好多種,實在也搞不清楚誰先誰後,尤其還要游兩圈之遠。陸地慢慢靠近,水越來越淺,有把握站穩即站起來,步行上岸後,走幾步繞過折返點再度下水,主觀感覺無任何時間之浪費。猶在水中載浮載沉時,卻聽聞廣播傳來有人要開始跑步的宣告,真是快得太令人不可思議了,我還要再20分鐘許才得上岸,菁英組卻有人要跑最後十公里了。並不覺得體力有衰退,速度有降低現象,幸運的是也沒有任何抽筋狀況,甚至連抽筋的前兆都沒有。七次鐵人,僅有在翡翠灣曾經發生過一足抽筋情況,還好並不持續,或許有充足熱身,可以降低抽筋之風險。

再游第二趟,依舊會有肢體碰觸之情況,卻是好了些,偶有碰觸到草莖葉之感覺,尚不構成障礙。由於未能有效防止蛙鏡起霧,頭埋入水中時,感覺水頗污濁,心中想人能游我亦能游,不過等完成後再沐浴而已。雖多人早已上岸,卻也勉力繼續往前划,終得再向右轉,第一項里程已完成近四分之三,所餘不及400公尺。偶有速度較快者超越,自難避免肢體之碰觸,雖然不太愉快,卻是三鐵運動的本質之一,會有人因游泳之不斷發生肢體碰觸,而放棄這項活動嗎?

岸在很遙遠的地方,岸上的人是一個一個點,沒有停止划水踢水的動作,自然就不斷接近。當可較清楚的看到岸上的人物,很高興關卡要突破了,除了游泳底的三鐵參與者,游泳堪稱「頭過身就過」(此非個人之理解或頓悟,係於2006年春節在天祥晶華酒店聞之於一位鐵人前輩,而有同感者)。確實有人在游泳項目被篩掉,或有習於泳池之水溫、清澈,或對於開放水域深不可見底的心理障礙,而被撈起來的,這場卻未曾見。離岸邊五公尺,依舊深不可測,約一公尺外才順利站起來,走幾步上岸,立刻將泳帽蛙鏡拿下來,有重見天日之感覺。

曾經耽心上岸後已無力氣跑起來,卻也一路跑回轉換區,中間無片刻停留,經過終點時見到計時器顯示為1:43,若游泳項目花了43分鐘,已經很滿意了,上回下水為0524在花蓮鯉魚潭,上上回下水則要溯及去年五月的鯉魚潭,這般疏於練習,自不可能期待好成績。

不管這段路有多遠,全程均鋪著紅地毯,與許多場均要踩過沙地柏油地,足底會沾黏許多微不足道的沙石者迥異,誠為極為貼心之服務,雖將因此增加一些費用。基於幾次經驗所準備,擬用以擦腳的舊褲子,就不太派上用場,仍然以此擦了幾下,抓起蔥油餅咬了一口,穿上襪子、鞋子,戴上安全帽,套上號碼布,抓下單車,推車往出口跑去,這時轉換區內的單車無幾,可能小部分為正在跑步者,其餘則為還在後方者。

推車過起點,被允許上車,剛開始速度自快不起來,還要有一小段適應期,雖然看過地圖,看過路線圖,主要還是靠著前方鐵人的帶領與裁判的指示,始不會成為迷途羔羊。才出發也見有人正歸來,這時開始跑步者應該不算多吧。太陽熾熱,三鐵衣很快就乾了,前駛即左轉,經過小路不久即上一小段也算陡的坡,差不多向右迴轉後,略加速向前行,路並不寬,人有些倦,總是被人超越的多,能夠超過的單車較少,主要還是一些非公路車非三鐵車。

鐵人三項的公平或不公平,就在於使用的車輛,只要是單車均可參加,不過不同類型的單車效能差異極大,同一人於同一場若騎乘不同的車輛,成績必然有極大落差,不騎乘高檔車,有各種因素,也許吃虧了,但這是無可奈何的。公平者,人人均有選擇車款之自由;不公平者,高價車通常會比低價車省時省力。若拿冠軍者騎我的車,其冠軍可能就要拱手讓人了;若換騎菜籃車登山車,恐怕獎金也拿不到了。

一路上順利騎著,由於有些疲倦,因此多數里程並未抬頭看風景,反而是低頭看地上居多,即使速度並不快,看著柏油路面不斷向後退去,也會略有頭暈之感。想要趕上1230的開會是無可能的,但願能夠在散會前到達,因此還算全力以赴,遂不太理他人,幾乎專注於過程,未曾注意前方為何人,對向何人過來,被何人超車,超過誰。偶有人呼名加油,亦未曾為適度回應,真是失禮了。更未如許多場次之高聲喊加油,一心一意早些完成,得早北歸。路口有汽車被攔停,有超越路口之情事,則會對於鐵人的單車項目略有影響。路雖不寬,基本上兩向會車,及偶有超車情事,尚屬無礙。

還算平坦筆直的路,終於有告知要減速者,在橋下方要迴轉,迴轉後還要馬上拿取信物,當然幾無可能有鐵人是停車取信物,速度卻也要降至最低,才得順利取得信物,不知對於頂尖選手言之,是否會造成困擾。有折返點就要有一定之檢查機制,要完妥的檢查機制,於是有信物之設計,既然都使用晶片了,似乎應該鋪設感應區,凡經過折返點均能感應,避免鐵人為取信物減速。當然若洄瀾三鐵之由一人高聲報號碼,一人以筆在名冊上註記者,亦較拿取信物為佳(可以較快速度通過)。

折返後感到似略呈上坡,賣力踩而速度略緩,但勉強尚可不降檔。回程依指示右轉通過鼻頭橋,一口蔥油餅早已下肚,缺水之至,再不能忍,於平緩的路上喝了幾口水,略解渴意,太陽火辣辣,並無遮蔭處,只好曬了,思慮不週,否則該穿上長袖白上衣,則可以避去陽光之荼毒。這一段路為單向道,橋下為羅東溪,經過好幾回羅東溪,還是要返所看地圖才更明確得知行經之路線。

鄉間小道的交管較省事,卻也有些有驚無險的鏡頭出現,如將要放行車輛而單車快速過來,鐵人自然要出聲喝止,期待單車優先通行。若來往連綿不絕,汽車也只好等待,恐難免有發火出言不遜者(純屬猜測未曾聽聞),交管人員只能無奈接受了。又接上正道,看來還算平坦,竟覺踩得十分吃力。經過四方林大橋,也沒看多少里程,終於在不遠處見到折返點,再將速度減緩,一群人分發信物,靠近折返點者生意興隆,最後的一兩位可能門可羅雀。前後取了四個信物,乖乖套在手腕上,並應避免遺落,但卻見路上曾經有五或六個信物,丟失了信物者,不知將如何處理?多騎一趟?那要多花30至50分鐘不等,影響綦重。基本上信物還算緊,卻不知何以會失落,想必是因為沒套在手腕上。

取過信物,卻覺一路下坡,方覺騎向折返點時雖目視未見為上坡路,實際上仍然是上坡路段,騎來自然吃力。在下坡路段,更幸運的是有一大段路是可以躲在樹蔭下,曾經瞧見碼表顯示39,也就是說本場次最高速度可能不過時速39公里而已。有涼蔭的下坡並不持久,隨後仍然有平路,後來又一段大樹蔽日路段,令人十分愉快。在往轉換區的路段,有個牌子,指示右側進終點,要繞第二圈則靠左行。乖乖向左,重覆一次方才的路線。小路上有熱情加油的小朋友,以高吼「謝謝」回應賣力加油的小學生,會不會讓他們受寵若驚?當鐵人專注於騎車,當鐵人已經疲累,哪來力氣回應,熱情加油能換來高聲致謝,也不多聞吧。

騎過一圈自對路線有明確概念,騎來雖更順暢,不過午時秋老虎發威,但覺體力衰退,速度略緩。再騎向終點,可以往右邊進場,到達起跑點,煞住,下車,推車跑向自己的地盤,掛了車子,不稍停留,立刻抓著水壺跑出轉換區,這時不乏坐地在上休息之鐵人,他們速度夠快,已經完成了。出口有裁判一一點名,高聲叫出自己的號次,他們也覆誦一次。

跑過終點旁,計時器已經3:22了,左轉有雨霧區,更有一位專人持水管向跑者沖水,讓跑者得享有涼快之感。跑不快,卻可以超過一些步兵,可以望向對岸的跑者,湖並不大,所以繞行一圈不過2.5公里。一圈2.5公里,是基於繞行四圈為十公里計算出來的。路線算是平緩的,雖有緩坡,不如洄瀾之陡與長。在氣溫高昇的午時,卻不易避開日曬,當有樹蔭時,卻又盡量靠到樹旁。前後左右都是鐵人,但手上有無信物者(正跑第一圈),有已拿取紅色信物者(正跑第四圈),所以每人的所餘里程有四種可能。繞過游泳上岸處不遠,有標牌指示進終點靠左側,續行者向右靠,乖乖向右靠,在最短時間內發現遊戲規則,原來前後三種顏色之信物,最後方為將跑第二圈者,最前方為將跑第四圈者,若要進終點,就無須拿取信物。

又由雨霧下方通過,享受片刻清涼,旁邊的水站卻鬧旱災,不能怪前面鐵人喝太猛,應判定為大會準備不足,還好距離起終點夠近,其後兩回再通過同一水站,已恢復供水。跑完第二圈時,特意向終點望去,瞧見計時器上顯示3:47,若跑兩圈五公里才花了25分鐘,當下即認為無此可能。由於測過多回五千,每回相當賣力跑也不過24分至26分不等,在游泳單車項目之後,路跑已屬有氣無力,絕無在25分鐘跑5公里之實力與可能,後來由網站上發言所見,前輩們咸認為有短路情況,或謂約2.1或2.2公里者,較為可信。

跑完第二圈後,在路旁較隱秘之處野放,一解內急之感,有助於其後之續跑。第三圈完成時見到計時器為4:01,要趕在330內完成,幾乎是囊中物,一方面也是累了渴了,一方面略見鬆懈,第四圈竟然間歇跑:好幾段墮落為步兵,自信在路跑階段的名次,仍將是三項中較為傑出的。午時高溫燒烤中,終於遙見終點,超過幾個人,眼見計時器上維持著4:16,沒跳到17分時就通過終點,取了名次卡:822名,趨前領取大浴巾、完成紀念衫、一瓶水,由蹲著的服務學生取下晶片,服務還真週到。

往前走,四處觀望,未見有任何其他福利之提供。想要快快離開,進轉換區收拾物品,牽車出轉換區時被要求簽名於名冊上,這是合理的要求,但只能說降低被冒領的機會,卻難謂完全避免。有沒有可能有心人偷了號碼布,就去冒領?將兩輪拆解上四輪,進入烤箱中,匆匆開車北歸,管他又餓又渴。還是繞行丸山,後來看地圖是遠了些,但近路可能節省的里程也頗為有限,也許最近的路和走丸山的路,不過省五公里、六公里而已吧?

因匝道儀控,略受影響,回台北即趕往會場,恰恰理事長要結帳離開,獲贈一個餐盒、兩小瓶(容積最小的)果汁,當即返家,幫新鮮人送貨,再回到事務所,已經1600矣。清洗全身後,才享用不算新鮮的餐盒(作為午餐的餐盒可能在1000或1100就製作包裝完成)。沐浴之時,見背後兩條明顯的弧線,紅白分明,經週未消,次星期一開始有脫皮現象。大腿也有一條線,不如背上明顯,星期六已淡去。未為任何防曬措施,騎單車未加上長袖衣,致有局部皮膚燙(曬)傷之情況,輕微的痛與癢不會持續太久的。

比賽完才給一瓶水,似乎太過陽春了,其實大清早還沒下水時,印象中曾經見到一座帳篷下方的桌子上,有成堆的香蕉,卻不知未誰準備為誰忙?匆匆離開,沒再細細閒逛搜尋,不知是否有其他飲食之提供?相對於前一夜豐盛的晚宴,賽後的待遇實在不佳,拙見以為這是有待加強改正的本末倒置。能參加晚宴者為閒人,或捨得撥冗參加者,或許有過半選手未出席。完成後每個人都會又熱、又累、又渴、又餓,若比照假日馬拉松、基隆半馬等活動,準備一大鍋或一大桶的鹹粥、麵、炒米粉、仙草、綠豆湯等,頗為實際,所費無幾,幾乎人人可以享用,更切實際。若大會不自行準備,也可印行點卷、折價卷,招攬飲食攤商提供各式飲食,有點卷、折價卷者,憑卷兌換,若猶不足,現金交易,民商兩利。由於是集體參與,主辦單位也可以和攤商協議打折,例如攤商收集10000元點卷、折價卷,向主辦單位兌換9500元或9000元現金,畢竟應該算批發價,應低於零售價。

完全以書寫號碼者,為今生首見,書寫的字體總不若貼紙印上去的明顯漂亮,不過有檢錄之效。關於游泳梯次的安排,一千一百餘人要前後超過一個小時,未免讓後面長者等太久了。雖因此可以疏解單車及跑步項目之擁擠,提高安全性,但對於後兩項活動之參與工作人員,卻要延長工作時間。

路跑里程不足,有待改進,若四圈過短,五圈過長,當然可以精確測量後寫明白路跑為10.5公里或11公里,繞行五圈。或規劃其他路線,抓足十公里。

游泳項目仍見持用魚雷浮標之鐵人,主要非泳技之非佳,恐在心中對於深不見底之恐懼感未能消除。甚至見到有人全程趴在魚雷浮標上游完全程者,並不佔便宜。不少跑者對鐵人有興趣,但以無游泳技能怯步,這些攜帶及善用魚雷浮標者,可以為參考、式法。

許多活動都是完成後的牌子,拿回家後就束諸高閣了,誰會將完成獎牌掛在脖子上遊走閒逛呢?這場是紀念衫,隨時可以穿,所以紀念衫或紀念帽(如去年洄瀾三鐵與今年南投八卦山馬拉松),要比完成獎牌更切合實際使用。

0928星期天由官網得知總名次為580,游泳42:14,單車1:40:15,路跑54:20。總時間3:16:49,很令人滿意的成績。游泳靠技巧,進步可能有限,單車若苦練,仍有相當進展空間,路跑則維持水平而已。

不少人先行完成,都還拿著相機為後方的跑者加油及拍照,如雞大姐、北投春進兄、央毅兄等,令人感動。這般高溫天氣,完成後誰不是又累又熱又渴又餓?卻仍然為後面選手加油,自是令人感恩。

由於近在台北近郊,若明年再辦,報名費相同,將要再來挑戰,總期待可以不要來去匆匆,完成後也可留下來遊走閒逛。     09291150